明星吸毒為microSD何“傳染”
  中國的明星們是這個國家現代娛樂業開拓的一代,他們面臨的競爭不規則,壓力大,但也“更自由”,獲得的“化療飲食特權”更多。中國公眾對娛樂明星的各種醜聞是比較寬容的,社會也沒什麼能對他們施行有效管理的機制,他們的成長更多靠“自覺”。
  ——《明星接連涉毒新成屋讓娛樂圈整體蒙羞》(8月19日《環球時報》)
  土SD記憶卡地大審計的引申義
  只要“家底”摸清楚了,才能較快地擬定應對策略。因審計土地出讓金,或將出台的應對策略,很有可能便是分稅制的改革——預防癌症按照財權與事權的統一,重新理順中央與地方的財稅分配關係。
  ——馬想斌《審計土地出讓金意義不只是推進反腐》(8月22日《新華每日電訊》)
  薪酬難改源於定位不清
  國有企業到底應該以履行國家任務為目標,還是以利潤最大化為目標?答案仍較模糊。在這種情況下,國有企業高管也自然而然有了多重身份:一方面,他是組織部、國資委任命的幹部,具有行政級別;另一方面,他是市場經營主體的管理者,是職業經理人。
  ——鄭景昕《國企高管薪酬改革卡在哪兒》(8月22日《東方早報》)
  網民的媒介素養
  現在的公共話語空間已經越來越不是原來那個因為一場罵戰就一邊倒的地方,而媒介素養已大大提高的網民也不再會被熱點話題輕易帶走。客觀理性的態度和詳實的事實依據,是在話語空間越來越有分量的“硬通貨”,在此基礎上的表達也才是對輿論資源的最有效率的利用。
  ——閆曼《“鄒恆甫式誇大其詞”難過法律關》(8月21日《新京報》)
  倒韓?挺韓?
  個人而言,我不喜歡肖鷹的文章,倒不是因為他的“倒韓”,而是因為他批評的姿態和粗暴的論述方式。覬覦名利、與黃帥們的“狂言妄語一脈相承”,“肅清流毒”之類,明顯偏離了作品探討本身,轉而“誅心”了。版面上刊發此文或許有失誤之處,這是對稿件的判斷問題,談不上“官家出手”,也上升不到報社的動機及理念之高度。
  ——青小評《韓寒之爭的背後,沒那麼多“陰謀”》(8月20日《中國青年報》)
  中國缺“大麻合法化”土壤
  中國有自己的價值觀和法律制度。法律的制定,是依據一國自身的文化歷史,人民群眾的共同價值觀念、行為準則而制定的,其存在有自身的邏輯,有自身的基礎和底蘊,缺乏這樣的基礎和底蘊,而妄言什麼“大麻合法化”,邏輯上是說不過去的。
  ——李曉鵬《“大麻合法化”是毒品化思維》(8月22日《錢江晚報》)
  警惕“破窗效應”
  我們的制度,不是說在嘴上聽的、掛在牆上看的,必須認真貫徹執行。然而,現實中總有人喜歡另搞一套,把不正常當做平常,把違法亂紀當作能耐,不斷突破紅線牟取“紅利”,久而久之,甚至在個別地方形成了“破窗效應”。
  ——人民日報評論員《維護制度尊嚴 凈化政治生態》(8月19日《人民日報》)  (原標題:一周評論)
創作者介紹

GUNDAM

kw48kwvvj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